渭南市花呗套现被封还可以解除吗:《中国新说唱》再烂尾,网综为何总活不过三季?

 2020-08-26    8  

渭南市花呗套现被封还可以解除吗:原标题:《中国新说唱》再烂尾,网综为何总活不过三季?文 | 熊出墨请注意(ID:xiongxiongbiji)业内常用“综N代”来形容多年长青的综艺节目,可惜的是,担得起这个称号的节目越来越少了。尤其随着近两年视频平台强力输出,网综+台综,每季度少说也有数十部综艺上新。跟风扎堆,题材撞车,同质化竞争日趋严重,综艺节目的生命周期一短再短。某些续作即便凭借前代打下来的IP仍能享受流量红利,但内容质量以及市场口碑也大不如前。近期开播的《中国新说唱2020》,是一部“综四代”。2017年第一季一炮走红,点燃了属于说唱的夏天。行至今年,这个国内最大的说唱综艺IP,迎来了至暗时刻。外部,B站《说唱新世代》和芒果TV《说唱听我的》双重夹击;内部,质量未达观众预期,前两期播出后被老粉质疑“节目估计要黄了”。烂尾,不是《中国新说唱》自己的问题,而是全行业共同面临的魔咒。烂尾成了行业魔咒?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《中国新说唱》第一季,也就是其前身《中国有嘻哈》,豆瓣上目前有超过4.7万网友给出了评价,综合得分7.2,算得上一部高分综艺。《中国新说唱2020》,3468人评价,综合得分5.0。如果这还不叫烂尾,那实事求是从节目本身说起。前两期看下来,同时结合网友的反馈,今年《中国新说唱》有两大突出槽点:第一,过度依赖网红“整活”造热点,喧宾夺主。无论之前听没听过“南水北giao”这个说法,关注《中国新说唱2020》的观众一定会记住药水哥、阿giao这两位土味网红。从最开始的节目预热,到前两期的正片,再到节目播出后的配套造势,药水哥和阿giao这两位业余选手的戏份比任何一位专业rapper都要重得多。此外,还有另外一位暴扣哥。前几季节目中的浮夸表现让暴扣哥有了一定热度,今年剪辑师明显给了他更多的镜头。靠奇葩选手炒热度,这其实是历年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常规操作。此举意在制造话题,迅速为节目获取流量。然而,前两期“一个giao一个小时,一个爆扣一个小时,一个哭一个小时”,内容这般注水,引来了观众集体吐槽,“看了之后觉得这节目是认真的吗?”第二,“回锅肉”选手比例创新高,老面孔使节目的新鲜感大打折扣。第一季的冠军同时也是本季导师的GAI说到说唱“圈子很小”,今年的参赛选手阵容就侧面映证了这句话。李大奔、万妮达、李佳隆、王齐铭、小白等等诸多往年熟悉的选手再度出现在海选现场,“回锅肉”太多,因而吴亦凡海选时说的最多的就是“你也来了”、“我记得你”。考虑到节目已经连续举办了四季,大众节目对说唱这个小众文化的消耗,并且圈内高水平的大咖是有限的,出现“回锅肉”扎堆的尴尬也情有可原。另外,业内其他同类型节目的出现也是诱因之一,这点先按住不表,后面会重点说到。道理大家都明白,可是节目质量的下滑是不争的事实。“对这个节目是有感情的,但今年来搞笑的人太多了,硬着头皮看了两期,就感觉节目组自暴自弃了”,一位观众对熊出墨表示,“还是怀念17年那个夏天”。确实,《中国新说唱》从17年那个夏天之后就走上了烂尾的不归路。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三年三季豆瓣评分分别为5.0、5.3、5.0。那《中国新说唱》称不称得上“综N代”?从流量和影响力来看答案是肯定的,但从质量和口碑的角度考量,未必。但话说回来,纵观当前综艺节目圈内现状,烂尾才是常态。像《中国新说唱》这样,流量和口碑能保住一端已属难得。例如,优酷出品的《火星情报局》,2016年第一季豆瓣网友评分7.5,同年乘胜追击的第二季得分7.4。然而2018年的第四季,其评分直线下跌至4.0,被观众评为“充会员才能体会的江郎才尽”,这一季之后该节目便没再继续更新。又如,爱奇艺出品的《乐队的夏天》,去年第一季首播的《乐队的夏天》斩获8.8的高分,今年大众期待的第二季目前得分8.0,较前季有所下滑,但仍属于高分网综。即便如此,相关质疑声也未曾断绝。观众表示“谈话环节太尴尬”,圈内音乐人批判节目是对“中国音乐市场的透支,垄断行业”。平台拼自制,断了“综N代”活路? 相较2017年那个夏天,今年的夏天要更加炙热,因为除了《中国新说唱2020》之外,B站和芒果TV两大视频平台也加入了说唱综艺的战局。还是那句话,“圈子很小”,三档节目狭路相逢,必然少不了正面摩擦。肉眼可见的是,B站《说唱新世代》挖走了《中国新说唱》前两季的导师热狗,芒果TV《说唱听我的》更多是挖走了选手。看不见的地方,三档节目,准确的说是三大平台之间的较量也一直在进行。流量方面,姜还是老的辣,百度搜索指数显示,《中国新说唱》热度整体要高过其他二者。猫眼监测的全网播放热度对比结果也是如此。然而,如果要比内容质量和观众口碑,两档新节目更受观众欢迎。目前,《说唱新世代》和《说唱听我的》豆瓣评分分别为8.6和7.0。当某件事物为现象级的存在,距离市场洗牌也就不远了。大家最熟悉的莫过于近两年各种互联网创业风口,P2P、共享经济、区块链等等,无一例外,皆是一哄而上而后一哄而散。有观众已经预感到说唱综艺的洗牌将至,在《中国新说唱2020》关联的豆瓣小组发帖称“这个节目估计要黄了”。放大到行业,各平台全力出击,密集输出自制综艺,同类题材节目竞争加剧,直接导致了“综N代”的加速烂尾。众所周知,主流视频平台目前都是处于亏损状态,近年来平台在控制成本这方面不约而同选定了一个统一的方向——自制。减少版权采购,把资源集中优质内容自制,自制剧和自制综艺迎来井喷期。以爱奇艺为例,财报数据显示,2016年至2019年,爱奇艺在自制内容资产净值分别为4.13亿元、15.64亿元、37.36亿元和43.55亿元,三年时间里增长超过10倍。TopMarketing发布的《2020年Q2视频平台网络综艺观察报告》显示,2020年Q2综艺上新总计81部,其中网综上新48部,占比近6成。相较去年同期有所下滑,但仍以相对稳定的数量持续输出。进一步细看,优酷、芒果TV、腾讯视频、爱奇艺在Q2上新网综数量分别为14档、12档、11档和7档。而根据题材划分,Q2上新的网综共有生活观察、选秀、音乐、亲子、时尚等15类。类别有限但数量众多,三档说唱综艺同时播出的情况就难以避免。报告也明确指出这一问题,视频平台争相布局各类型综艺,出现综艺“撞档”。“不是我很优秀,全靠同行衬托”,过去市场可能一家独大,即使做得差观众也没得选,现在观众拥有充足的用脚投票的空间,“综N代”的生存挑战难度瞬间提高不止一个等级。对症下药,出路在哪? 种瓜得瓜,“综N代”越来越少,节目一档比一档短命,很多时候,魔咒都是自己给自己设下的。对症下药,首先要查明病因所在。一方面,被同类节目“撞档”且反杀,暴露了节目本身核心壁垒的缺失。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前身《中国有嘻哈》国内播出之后便陷进了抄袭、山寨的负面旋涡。与韩国节目《show me the money》对比,《中国有嘻哈》的节目LOGO设计、舞台背景设计、赛制设计存在多处明显的相似。《show me the money》官方就抄袭事件回应,表示《中国有嘻哈》节目组并没有购买版权。 还有《中国好声音》、《偶像练习生》等等,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,基于此,一位业内人士调侃,“国内综艺节目制片人、导演往往不是创意好,而是外语好、学习能力强,能第一时间把外国流行的复制过来。”复制,是一条成功捷径不假,但也为此后的长续埋下了祸根。法理上,此类案件很难判定是否构成抄袭侵权,所以大多最后都是不了了之。可值得注意的是,没有门槛、“性价比”极高,你能复制,竞争对手同样可以复制。随之,问题就不再是同类“撞档”这么简单,而是同质化严重。此时,原创和精品的可贵就更加凸显。同质化的背景下,同一题材里玩法、形式创新,内容制作优良的节目,生命力显然更有保证。另一方面,“综N代”的长青需要资本支持,但资本的浮躁往往会促使其成为致节目于死地的隐形杀手。前面有提到《中国新说唱2020》借土味网红制造话题,这些内容质量下滑的外在表现,内里都指向了资本的逐利本质——有流量、有热度才有钱赚。Q2全网最热综艺的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,其强大的吸金能力就生动地诠释了这一浅显的道理。据击壤数据统计,今年Q2共有22个网综获得品牌植入,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以植入18个品牌领跑全行业。不止是节目组、平台获利,节目中的嘉宾、参赛选手同样受利益和资本驱使,他们的商业价值也会随节目热播得到相应提升。《中国有嘻哈》播出之后,总制片人陈伟就透露,参赛选手和吴亦凡纷纷接到了他们至今为止最贵的代言。凡事都讲求一个度,一旦资本过度参与,负面影响随即就会显现。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总冠梵蜜琳,“乘风破浪就要赢,姐姐都涂梵蜜琳”的植入口播直接引得网友调发出调侃,“姐姐们用啥都不会用梵蜜琳”。同时,品牌与节目定位不符也成了一个槽点,“节目组穷疯了?怎么什么品牌都接?”再举一个例子,《乐队的夏天》第二季里大张伟说到“这终究是一个带货的节目”,节目带的“货”就是乐队,通过这个平台把乐队推给更多的受众。去年第一季已经有了成功先例,节目播出之后,节目组把大众欢迎度高的乐队集合在一起组织了全国巡演,各乐队的相关合作、邀约身价也明显上涨。今年《乐队的夏天》在推荐乐队就颇显“用力过猛”,背景故事铺垫过多,所以才会有网友的吐槽,“不管从音乐本身还是综艺性来看,都比第一季相差甚远,没有一首有记忆点、想反复听的音乐,看似百花齐放却缺少辨识度,背后的故事也无趣冗长,说什么上季不来这季又来的原因,直接说想红想火想赚钱更实在点。”所以,平衡好资本变现与节目品质之间的此消彼涨,站着把钱挣了,也是节目制作团队必须pass的必修课。写在最后 发力自制内容是各视频平台的既定战略,这预示着竞争日趋激烈的大势无法阻挡,那节目制作团队就只有从改变自身出发,争取在短命的行业里尽可能地长青。当然,至于某些已经把商业放在第一位,失掉做内容本心的节目,他们的短命对行业而言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App
  •  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