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康市为什么我花呗套现被封了:滴滴下沉之战:花小猪能否成为“打车界拼多多”?

 2020-08-26    9  

安康市为什么我花呗套现被封了:原标题:滴滴下沉之战:花小猪能否成为“打车界拼多多”?文 | 鲸声whistle,作者 | Mia“花小猪实在是太便宜了。”H小姐感叹道。在使用优惠券后,北京4公里左右路程,平时打滴滴快车需要20元费用,在新客首单注册仅需1.5元。“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”信息显示,花小猪的运营公司是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,其法人兼唯一股东赵意波为滴滴副总裁。其形式为顺风车模式加派单半指派,司机可以一天取消四次订单。不同于滴滴计价模式由里程和时长费用两部分构成,花小猪打车采用一口价模式,平台会预估乘客订单的里程以及所需的时长,然后按照基础计价的规则来计算出预估价,再考虑供需等因素做出一定的幅度内价格调整。其费用不包括附加费,能在某种程度上避免绕路、堵车加价等问题。便宜,是这个刚上线一个月的新打车品牌打出的王炸,令其他缺陷都显得无关紧要:据多个用户反馈,花小猪打车的使用体验实在算不上美好,#花小猪垃圾#一度登上热搜,“司机辱骂乘客并拒接电话”“没到站停在路中间让人下车”“一直打不到车或被取消”“打到了面包车,一直等司机,对方却说刚起”等吐槽不绝于耳。从微信群朋友圈的砍价邀请链接,到抖音上铺天盖地的广告营销,许多滴滴用户也直接收到了推广花小猪下载链接的手机短信,那一天,人类重新回忆起了被拼多多砍价链接所支配的恐惧。由滴滴于7月22日推出的花小猪正在以席卷之势冲击着网约车行业,与滴滴自有的特惠快车、顺风车、拼车等主打价格敏感人群的业务形成左右互搏之势。它能否如愿攻陷下沉和年轻市场?滴滴极力下沉:花小猪的攻守道花小猪的LOGO上,显示着一只胖胖的小猪:意为“小猪存钱罐”,帮助用户省钱、存钱。8月12日,花小猪打车宣布郭麒麟为品牌形象代言人。据艺恩数据统计,手握多档人气综艺的郭麒麟,微博粉丝以年龄25岁以下为主,女性占七成,《庆余年》中范思辙一角“商业奇才”“精打细算抠门”等性格标签无疑为其带来了角色光环,与花小猪“全网超低一口价”“主打年轻市场”的产品定位吻合。与此同时,滴滴今年官宣王一博代言滴滴,刘昊然代言青桔单车,朱正廷、黄明昊代言青菜拼车,加上郭麒麟,豪华流量明星代言天团已经出炉,品牌形象年轻化的意图明显。今年3月,花小猪开始在贵州省遵义市、山东省临沂市等城市测试运营,从内部孵化之初即定位于三四线城市。其未来增长空间不可谓不大:智研咨询数据显示,网约车的主要市场集中于一线、二线城市,渗透率分别为40.1%和17.3%,三线以下城市渗透率不足10%。滴滴充足的现金流使得花小猪在补贴大战中颇显激进。8月17日,花小猪在北京、广州、杭州等9个城市发起了补贴大战,每个城市前8888名用户的当日第1单减20元,8888个名额用完后所有订单6折最多减10元,每个用户优惠不超过4单。补贴砸低价之外,相似的社交裂变营销玩法也让花小猪被贴上了“打车界拼多多”的标签。在经历拼多多、京喜等充分教育后,三四线城市价格敏感用户已经对专门建群互助、拉亲友薅羊毛等玩法极为熟稔。在花小猪应用页面和微信页面,“百元现金”“新用户登陆打车0元”“大额红包”等字样在紫红色背景衬托下极为醒目,为了维系用户粘性并提高活跃度,花小猪采用了和拼多多一样的“签到”“分享”手法,通过病毒式的社交裂变拉新、寻找增量市场,每签到1天即可获得1元打车津贴,连续7天签到可额外获得奖励。司机同样加入拉新司机、拉新乘客获得返现的大军之中,进而解决运力不足等问题,有三线城市司机通过拉新“赚了近两千元”。司机拉新并不新鲜,调查显示,嘀嗒出行由嘀嗒拼车升级之初,也曾鼓励出租车司机拉新返现,但是其现金激励力度明显不及花小猪。在依靠不可持续的烧钱补贴战迅速提高用户认知度之后,如何维持用户留存率?上文中所提到的用户体验或许是阻碍花小猪前进的绊脚石。网上有一个说法是“被平台处罚过的,或低分司机在做花小猪,平台让他们做下沉用户”,这一说法有待考证,但花小猪的司机、车辆准入门槛明显低于滴滴的准入门槛,或许将带来部分安全隐患。与低门槛、低价相应地,不合规问题也接踵而至。山东青岛市交通局在官微表示,“花小猪打车”平台未在青岛市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,不具备网约车经营资质。它在南京市、深圳市也同样遭遇了类似情况。“低价低质”并非长久之计,拼多多已经完成了“农村包围城市”:QuestMobile数据显示,当前拼多多一二线城市用户对GMV的贡献已达到48%。由下沉走向上升或许是主打下沉市场的应用们的必经之路。至暗分水岭后,上市前夕:滴滴触手持续扩展2020年,对于许多行业都意味着至暗时刻:和“宅经济”的突飞猛进相反,所有涉及外出场景的行业都在遭遇着沉重打击,例如旅游,航空,酒店,民宿等等,其中也包括网约车出行业务。5月6日,美国网约车巨头Uber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报告中表示,将裁员3700人,占全体员工人数的14%。另外,优步CEO也将放弃今年剩余时间的底薪。而Uber竞争对手Lyft 自3月以来已经裁员17%,部分员工休假,整体减薪10%至30%,8月13日发布的2020年Q2财报显示,二季度其营收为3.393亿美元,同比下降61%,活跃乘客人数为868.8万人次,同比下降60%。数据显示今年网约车订单量一度下滑90%。从Uber和Lyft的困境,不难推测滴滴今年疫情下的处境。另外,2018年两起顺风车司机杀人案,导致滴滴的公共信任度降至冰点,在管控压力和舆论危机下不得不选择“All in 安全”进行整改,顺风车整整下架561天。在此期间,共享出行领域群雄并起:高德、哈啰出行、嘀嗒等出行平台抢占顺风车业务,车企布局移动出行渐成趋势,不同于滴滴的C2C模式,而是采用更易于统一管理的B2C模式,由一汽、东风、长安、苏宁、腾讯、阿里等共同出资组建的T3出行成立,曹操专车、如祺出行等纷纷抢占网约车业务。但滴滴并未被疫情和顺风车离场期间的损失困住步伐,而是积极自救,拓展布局:3月16日,滴滴出行的跑腿业务率先在上海、深圳、重庆等21个城市上线,此外顺风车业务上线了“顺路同事”功能,6月8日,滴滴上线货运功能,7月20日,滴滴拼车宣布更名为“青菜拼车”,采用全新品牌标识,邀请人气偶像朱正廷,黄明昊担任新品牌大使。继内部孵化“花小猪打车”后,近日,滴滴出行推出了自研地图业务“滴滴地图”。今年4月青桔单车获得超过10亿美元融资,8月13日,滴滴青桔单车推出变速车、电单车、电踏板车等三款新车型。从地图导航,到同城货运,到跑腿,再到顺风车,两轮车出行,上述所有动作,均围绕着构建出行产业链闭环开展,同时也体现出针对疫情实际需求、积极转型分散风险的思路。这一思路的可行性已经被验证:Uber外卖业务增长103%,成为Q2财报亮点之一。另外,滴滴出行CEO程维在公司战略会上定下了未来三年的“0188”战略目标:安全是滴滴发展的基石,没有安全一切归零;三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;国内全出行渗透率达到8%;全球服务用户MAU(月活跃用户数)超8亿。5月7日,滴滴总裁柳青在接受美国财经媒体CNBC的采访时表示:“我可以和你们分享的是,滴滴的核心业务已经盈利或者说有些薄利了。”移动出行业务历来被认为重度烧钱,美国同行Uber时至今日依然亏损,第二季度亏损近18亿美元,对于连续7年亏损,累计亏损已经超过500亿的滴滴来说,扭亏为盈堪称意义重大。高层的言行无疑释放出一种信号:再次强调安全性修复公众形象的同时,面对多家平台围攻局面也强势捍卫着自身市场份额,并借首度扭亏为盈增强投资人信心。滴滴近来高调动作不断,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滴滴或将面临上市:此前据财新网报道,滴滴正在筹备港股上市,原因不是现金流匮乏,而是迫于“投资人方面有退出诉求”。滴滴方面对此予以否认。滴滴副总裁李敏在朋友圈回应称:“公司目前暂无相关(IPO)计划”。另有消息表示美团、滴滴以及二者投资方就合并一事已有接触。来自股东软银方面的压力或许逼迫滴滴必须在独立IPO与并购两者之间作出抉择,作为估值达800亿美元的独角兽,包括花小猪在内的业务线多元拓展,无疑能够帮助滴滴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,在上市前抬高估值。昔日“TMD”并称,如今突破2000亿美元市值的美团,已经以“ATT”代替了“BAT”。滴滴面临的压力不可谓不大。它能用花小猪讲出一个更好的故事吗?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App
  •  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