轻信蚂蚁花呗套现是真的吗:打开映客直播APP,进入视眼的,是许多直播间的封面,这些封面人物以小姐姐居多,而这些小姐姐的照片无疑都有美颜过度的嫌疑,

 2020-08-29    9  

轻信蚂蚁花呗套现是真的吗:打开映客直播APP,进入视眼的,是许多直播间的封面,这些封面人物以小姐姐居多,而这些小姐姐的照片无疑都有美颜过度的嫌疑,即便美颜过后,有的还是有点丑。可就是这些小姐姐以及部分男主播,依靠自己的才艺,给映客带来了不菲的收入。北京时间8月26日,港股直播第一股,映客发布财报。财报显示,2020年上半年,映客实现营收22亿人民币,同比增长48.3%,毛利4.84亿,同比增长12.4%,经调整后净利润为8300万人民币。从财报数据来看,映客又盈利了,从2015年成立至今,映客已经连续六年盈利。映客这么能赚钱,我们不禁疑惑,“映客直播”那些喜欢唱歌,跳舞,或性感,或可爱的小姐姐真就这么吸引人吗?多条线助力营收增长,毛利率却走上“下坡路”如果单纯的从主播吸引人的角度,其他平台也都有不少优质主播,诸如熊猫曾经有周二珂、尹素婉等女神级别的主播,全民曾花两千万引进人气主播韩美美,但是如今,这两家平台以及其他一些在2016年直播风口大热之际兴起的许多直播平台,都倒闭了。从这点来看,“映客直播”那些展现才艺的小姐姐以及一部分男主播,虽然是映客内容的生产者,是核心资源。但映客能够持续盈利,肯定有其深层次的商业因素,这很值得我们去探寻。从商业层面来说,我们似乎可以得出一个结论,映客业绩增长的秘诀,或许在于映客的互动社交战略,以及映客对细分市场的重视。当前,互动社交需求快速增长,不同用户群体的垂直互动需求也越来越细化,对此,映客APP在内容供给,互动玩法等方面锐意创新,不断提升用户体验。推出了直播厂牌“映live”,并将“盲盒玩法”引入了直播平台。在2020年6月,还和亚洲电视达成独家战略合作,成为2020年亚洲小姐竞选赛唯一网络赛区。映客的这些努力,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财报显示,报告期内,映客APP实现收入13.87亿人民币,占报告期收入的62.95%。此外,映客还对旗下积目、对缘等多款互动社交创新产品进行深度运营和打磨。根据映客2020年上半年财报,报告期内,这些创新产品表现不俗,充分获得了市场认可,实现收入8.07亿,占报告期内收入的36.63%,是报告期内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。当然,映客各项业务收入在增长时,也带来了相关成本的增加,根据2020年上半年财报,映客的研发开支为1.61亿,同比增长了5.3%,销售成本为17.18亿,同比大幅度增长了62.9%。成本之外,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数字就是毛利率,根据财报,映客的毛利率由去年同期的29%下降至2020年上半年的22%,如果成本继续走高,毛利率继续下滑话,可能会影响映客后续的盈利空间。赛道竞争激烈,映客深陷流量危机相关成本的增加和毛利率下滑,或许会给映客带来不小的压力,但流量危机,可能才是始终悬浮在映客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是映客亟需解决的最大难题。根据映客财报,2020年上半年,映客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约3300万左右,和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1.68%,但2020年上半年的月活跃用户数是基于映客整个集团旗下产品,包括了音泡,映客等产品计算的。而2019年同期,仅计算了映客APP。从这点来看,映客的流量增长可以说有些缓慢。而同行呢?以虎牙、斗鱼为例,虎牙2020年第二季度的月活为1.69亿,同比增长17.1%,斗鱼则为1.65亿。即使不同虎牙、斗鱼这类头部游戏直播平台相比较,跟同样为泛娱乐直播的YY比较,映客的流量也相差不少。根据欢聚集团财报,2020年第二季度,YY直播的月活为4120万。从这可以看出,映客面临着不小的流量危机。而且,当前直播行业的马太效应或许已经产生。而映客在直播行业,并不属于第一梯队玩家,在马太效应加剧的背景下,后续映客可能更难以突破流量天花板,流量会更加向虎牙、斗鱼、YY等第一梯队玩家靠拢。而这种危机,在资本市场上也有所反映,映客拥有充足的现金流,还持续六年盈利,股价应该不低。,但今日港股开盘,截至发稿,映客股价为1.25港元,下跌2.34%,较最初发行价3.85港元,跌了约68%。当前总市值也才25.69亿港元,市盈率更是只有14.61,而同行的虎牙市盈率则高达63.42。这说明资本市场对映客的未来并不是特别看好,而不看好的原因,很大一部分可能是映客的流量问题。毕竟,流量对于社交直播平台而言,重要性不言而喻。流量问题的解决与否,也将会是影响资本市场对映客态度能否转变的关键因素。结语不过,映客也意识到了自身的问题,其也在想办法进行突破。围绕互动社交核心战略,对商业模式得到验证的产品,映客会持续加大投入,并且会扩充互动社交产品矩阵,同时,还会寻找机会,投资和收购符合映客需要的产品,对于新技术,映客也积极关注和研究,诸如5G和AI,映客试图为用户带来更加流畅沉浸的产品体验。近日映客还透露,他们还准备试水直播跨境电商。当然,映客的努力能否取得成果,还有待进一步的观察,毕竟,在传统互动娱乐领域,细分市场的探索有一定难度,且单个的细分市场用户量有限,还面临着虎牙,YY等平台竞争。直播跨境电商方面,跟字节跳动,阿里巴巴等也在搞直播电商的互联网巨头比起来,映客的流量显然不够多。所以无论是互动娱乐,还是跨境电商直播,映客好像都面临着巨头的挤压,在映客成本愈发高涨,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的背景下,显然,留给映客的时间可能已经不多了。本文来源:港股研究社,转载请注明版权
  •  标签: